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面板:京东方向内 TCL科技向外

2020-9-14 12:53 来源: 互联网 业界资讯

8月29日,面板双雄相继发布了2020年半年报,受TV面板价格低迷的影响,京东方营收608.67亿元,同比去年的550.39亿元增长10.59%,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亏损1.75亿元,同比去年的6.51亿元净利润大降127.07%,而TCL科技子公司华星光电实现营收195.12亿元,同比去年的162.76亿元增长19.9%。净利润亏损1.33亿元,比去年同期10.19亿元净利润大降113.64%。

二季度,受新冠疫情影响,全球主要国家经济受到冲击,面板需求不振。近在咫尺的LCD面板涨价延迟。但是,进入三季度后,LCD面板价格上涨超过预期,这主要是产业链为下半年消费旺季备货。进入四季度,供给端韩国厂商确定性退出LCD面板产能,将继续为上涨的面板提供支持。中长周期看,2020年三季度将是TV面板谷底反弹的开端。与谷底大反弹相对应的是行业的持续并购整合,TCL并购三星苏州8.5代线板上钉钉,同时市场也预计中电熊猫的三条产业的收购方也极有可能是TCL。如是,除去目前韩国厂商占据主导的OLED面板领域,京东方和TCL将成为全球仅有的超级玩家。

股东变化:高毅青睐TCL 中石油买京东方

2019年末、2020年一季度和2020H1的股东数看,京东方分别为122.44万户、154.2万户和137.06万户(含B股);TCL走势基本相同,分别为43.39万户、63.59万户和52.29万户。基本与区间的股价走势相符。

需要注意的是前十大股东的变化情况。京东方两大地方政府重庆和合肥的持股平台,曾经都是持股超过8%的股东,2017年以来一直在减持,目前合肥及其关联方持股合计6.21%,同比一季报下降1%;重庆持股3.91%,同比一季报下降1.9%。可以说两大地方政府平台至少有大部分股份减在地板上。这也是京东方上半年走势更弱的一个重要原因。

北上资金对京东方倍加青睐,持股比例同比一季度大涨2.49个百分点,达4.6%,位于历史最高位。此外,前十大股东中出现了中意资管的身影,合计持股1.82%,其背后是中国石油。由于合肥和重庆的减持,大股东层面持股更加分散,前十大股东的持股33.33%,相比一季报下降1.33个百分点。

TCL科技也有一些变化。李东生及其一直行动人小幅加仓72.7万股;惠州地方政府减持达1%,持股下降到5.49%,。值得注意的是,社保新进0.95%的持股比例,而新进第八大股东高毅资产持仓1亿股,持股比例为0.74%,TCL的大股东持股依旧更加分散,但前十持股27.7%,相比一季度提升0.58个百分点。

两大龙头的报告期内主要减持来自地方政府,这与降费减税的压力有关,此后依旧有减持压力,特别是京东方。除去地方政府的无奈减持,资本市场一些大玩家十分认可两大龙头。

此外,京东方股票期权与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也需要特别关注。一、规模大:股票期权6.3990亿股,限制性股票3.4125亿股,合计9.8115亿股,占347.89亿总股本的2.82%;TCL科技(TCL集团)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暨“第一期全球创享计划”于2011年实施,限制性股票8612.3万股,TCL科技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暨“第二期全球创享计划”于2019年实施,限制性股票421.62万股。二、激励对象广:京东方激励计划授予激励对象共计2,974人;TCL科技一期激励对象合计164人,TCL科技二期激励对象共计131人。三、股票期权的行权价格5.43元,限制性股票授予价格2.72无,是根据《管理办法》、《试行办法》选定,并没有什么可质疑的,也不包含其它意义。四、从长期投资角度看,这是公司管理层面的大动作,影响深远。五,从交易角度看,股票期权与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的股票均来自回购,回购会影响交易价格,激励股票的锁定也会影响可交易股票数量。京东方股票期权与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对公司长期发展的意义重大,部分高管在今年一季度就已经进行了增持,也从侧面显示出当前股价的低估。

与股权激励计划同步推出的,还有“第一期”的股票回购计划。因为如果股权激励都来自股票回购,那么20亿的回购是不够的,因此成为“第一期”。根据公告,回购计划的内容为:

1、拟回购数量:不低于25,000万股,不超过35,000万股,占公司目前总股本约0.72%-1.01%;2、回购价格:不超过人民币7元/股;3、回购金额:公司以自有资金进行股份回购,拟回购股份的资金规模不超过人民币20亿元;4、回购期限:自董事会审议通过回购股份方案之日起3个月内。

这两套动作下来,京东方短期上涨走势基本上是板上钉钉。至于空间,额……留个市场吧。

营收:TCL科技OLED放量 京东方没预期的差

TCL2019年大尺寸面板的单价为189.3/0.2082=909.22元/?(2018年单价为189.3/(1-12.5%)/0.2082*1.191=1237.58元/?),考虑到2019下半年T6产线产能持续释放,而同期刚好遇到价格低谷期,所以这一均价是偏低的。因此我们选取TCL2019年下半年的销售均价作为基础,以半年期为周期进行对比。2019H2,TCL的大尺寸面板销售面积为:2,082.0-894.17=1187.83万平米;销售金额为:189.3-91.9=97.4。则下半年单价约为820元/?。从每月算数平均的均价看,2020年上半年相比2019年下半年32尺价格涨幅为:(35+32+34+37+37+34)/(33+32+32+32+32+34)-1=7.18%(销量最大,具有一定代表性)。

若以此为基础,则2020年上半年TCL的销售单价同比2019H2上涨7.18%为:820*1.0718=878.88元/平米。实际上,根据TCL2020年一季报的数据,其销售单价为899.71元/平米,考虑到二季度面板价格有一定回落,则2020年上半年878.88元/?的单价是基本合理的。(TCL2020半年报计算的实际单价为1216000/1367=889.54元/?)通过测算的单价和总销售面积看,TCL的大尺寸面板的营收为120.14,与半年报中的121.6亿元仅差1.46亿元,完全在预估范围内(TCL2020半年报计算的实际单价为1216000/ 1367=889.54元/?)。

2020年,华星光电T6的10.5代线满产,同时T4柔性OLED产线开始爬坡,但营收并没有预期中那样强劲的爆发,主要原因是中小尺寸中LTPS面板出货受到较大冲击。一季度和半年报,TCL的描述都已经变成“T3产线LTPS智能手机面板销售量居全球第三”,从老二的位置上掉了下来。这并非TCL的竞争力下滑,主要是LTPS产线位于武汉,是疫情中心,到4月8日武汉才解封,对员工复工、物流运输都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整体看,上半年大尺寸产品销售面积1,367万平方米,同比增长52.9%,实现营业收入121.6亿元,同比增长32.3%,表现强劲。中小尺寸方面,一季报华星T3和T4销售面积22万平方米,同比下降25.4%,销售量1,658万片,同比下降37.6%,业务实现营业收入(含华显)29.5亿元。到半年报,中小尺寸实现销售面积53万平方米,同比下降19%,中小尺寸业务实现营业收入(含华显)73.5亿元,同比增长3.80%。可以看到二季度中小尺寸销售面积有较大的改善,同时,上半年整体销售面积依旧大降19%的情况下,营收同比已经转正,这主要得益于T4产线OLED产品的放量。

京东方没有单独披露TV面板的收入。不过,根据业绩发布会透露的信息:“显示业务里TV占25%左右;IT类占40%左右;手机占33%左右;剩下其他。”可以计算出,TV面板业务的收入为140.92亿元,根据群智咨询给出的上半年1440万?的出货数据,销售单价为978.63元/?。

京东方销售单价明显高于TCL科技的原因在于:出货结构不一样。京东方在65寸和75寸的大尺寸市场出货量更高,而且上半年京东方的出货量(片数)其实是下滑的,但是销售面积却同比上升,是因为大尺寸面板出货量占比继续提升,这会导致单价对比TCL会略高。

不过,京东方TV面板占营收的比重已经来到了历史的低位,而且下滑是必然的。首先,OLED面板方面,其上半年出货量约1500万片,同比大涨增长约46%,OLED上半年至少能够贡献66亿元及以上的营收。同时,上半年NB、Monitor等IT面板领域的需求远高于预期,京东方的LCD产线与TCL华星不同,是TV面板和IT面板混合生产,可以灵活地根据市场情况调整产线结构,IT面板的火热挤压了一部分TV面板产能。此外,根据群智咨询的消息:“京东方TV面板出货量大幅下降主要因为8.5代线产品结构调整,23.6’’及32’’产能大量转移到43’’及55’’。”这其实是提前布局三星和LG产能退出后及时抢夺43和55寸的市场。

整体看,OLED没有大放量在预期中,而且京东方还挣扎在苹果供应商概念的边缘,根据业绩发布会的信息,京东方“吹牛”的6000万片全年的任务下调到4000万片,套路和2019年基本相同。此外,武汉B17产线受疫情影响爬坡捉急,但得益于IT面板的火热,京东方营收整体增长不算差。

从净利润的角度看,华星上半年亏损1.33亿,京东方亏损1.76亿,对应的净利率分别为亏损0.71%和亏损0.29%。如果单从营运利润和体量看,京东方的表现明显好于TCL科技,这主要是因为两方面的原因。1、TCL科技的TV面板业务占比更高,在低价格市场环境下受到的负面影响更多,而京东方产品结构更加多元化,受益于IT面板和OLED出货增加,对冲了TV面板的低价。2、TCL科技深圳T6产线转固,折旧影响较大。报告期内TCL在建工程转固金额为174.46亿元,单T6产线的转固金额就高达160.99亿元。而京东方报告期内转固金额为103.48亿元,远低于TCL。

从EBITDA角度看,TCL科技披露的整体EBITDA为61.43亿元,华星光电的EBITDA为46.3亿元,对应的TCL科技EBITDA利润率和华星光电EBITDA利润率分别为20.88%和23.73%。京东方没有披露EBITDA,但是根据“营业利润+固定资产折旧+摊销费用(无形资产摊销+长期待摊费用摊销)+偿付利息支付的资金”的公式,计算出京东方2020年上半年的EBITDA金额为120.47亿元,对应的EBITDA利润率为19.79%。京东方无论是与TCL科技整体比较还是单与华星光电比较,该数据都更低。

不过,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京东方政府补贴二季度大跌,3.81亿还不及TCL的3.85亿。剔除福州线贷款减免的2.25亿,实际二季度的政府补贴只有1.56亿,远低于TCL,比17年大赚时还低,可能,大概率要到收获季节了。

资产及资本:京东方将迎转固潮 TCL有息负债攀升

从资产负债表的角度看,京东方各类资产及负债占总资产的比重均比较稳定,变化较为突出的是应收账款从去年同期的192.68亿元增长到250.9亿元,同比增长30.22%,远超同期营业收入的增幅。不过,京东方同期应付账款余额从去年同期的205.64亿元增长到270.05亿元,大增31.32%。因此京东方的净营业周期变动不大,主要反映出疫情对行业整体的影响偏负面。

另外一个需要重视的资产项目是在建工程,2020上半年,京东方在建工程金额878.65亿元,占资产比重为25.05%,虽然比例不是最高,到总金额为历史以来的最高纪录。相比2019年末,在建工程最大的差别是合肥10.5代线全部转固。未来,京东方将迎来转固潮,主要是成都和绵阳的B7和B11柔性面板产线已趋近于完工。2021年京东方折旧摊销费用对净利润会有一定“负面”影响。

相比而言,TCL科技在T6产线转固后,T4和T7的转固节奏会相对缓慢。

在业绩发布会上,TCL科技COO兼CFO杜娟表示,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半年报,TCL科技的负债率分别为68.42%、61.25%和64.89%,TLC科技的红线是70%,65%是舒服的位置,而60%及以下是比较低的,目前公司的负债率正处在65%的舒服位置,账面现金也足以覆盖短期借款,负债结构较为合理。

1000

不过,这一数据需要深入拆分。从趋势上看TCL的负债结构还是要弱于京东方。跳出杜鹃总给的资产负债率数据,TCL带息负债与全部投入资本的比值,2019年半年报以来的5个报告期从69.04%上升到75.42%,呈现明显的逐季攀升态势。单从数字上就能够看出TCL带息负债的扩张非常快。重组以来其短期借款金额从110.58亿元上升到164.91亿元,同比增长49.13%。长期借款从346.21亿元上升到461.46亿元,同比上升33.29%。从结构上看,TCL科技5个报告期内短期借款占总资产比重从7.15%上升到8.92%,长期借款从22.39%上升到24.97%。对标的京东方短期借款很少,占总资产比重长期维持在3%以下,主要带息负债为长期借款,占总资产比重长期在30%以上,近年来一直稳定在1100亿元左右。(见表一)行业大整合降临TCL科技无疑将成为2020年资本市场最亮眼的仔。7月15日,TCL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已收到天津产权交易中心通知,成为中环集团100%股权的最终受让方。数周艰难的博弈,IDG资本+珠海华发的PE资本组合最终落败给了TCL科技的产业资本。

整合中环集团之后,TCL整体将形成三大业务,一是包括电视、白电、手机等在内的终端产品;二是半导体显示业务,是由终端向产业链的“直系”上游;三是中环集团的半导体材料业务,包括光伏的硅片、组件,以及用于集成电路的硅片等产品。这一战略布局下,TCL集团大有成为“中国三星”的趋势。

收购之后,TCL将围绕半导体材料进行布局,中环股份的主营业务围绕半导体材料——硅材料展开,专注单晶硅的研发和生产,主要有两大业务板块。在半导体板块,有半导体材料、半导体器件、半导体封装;在新能源光伏板块,包括太阳能硅片、太阳能电池片、太阳能组件。根据业绩发布会的信息,TCL对中环经营规划是,未来硅材料位列行业TOP1,太阳能组件进入行业TOP3。

当然,对中环的并购还无法满足TCL的战略布局。半年报TCL科技表示:“下半年TCL华星将完成向三星显示收购苏州三星电子液晶显示科技有限公司60%股权(TCL华星和苏州工业园分别持有剩余的10%和30%股权)及苏州三星显示有限公司100%股权,这两个企业的核心业务分别是生产8.5代TFT-LCD显示屏工厂(产能120K/月)和生产各类显示模组工厂(产能3.5M/月)。此项收购将推动TCL华星进一步优化产业布局、优化产品结构、优化制造和供应链体系,增强公司大尺寸显示业务竞争力,实现产品、技术、效率、制造和产业生态建设的全面领先。”随着t4、t7产能释放,以及苏州三星产能整合,到2023年,TCL华星产能面积复合增速高达18.8%。TCL华星将进入规模高速增长叠加行业周期改善的双驱动发展阶段。

TCL华星赵军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并购三星项目后,加上t7满产(预计,明年Q1量产,2022Q2满产),大尺寸总产能在现有基础上增长64%。”

此外,中电熊猫的三条产线也越来越被市场认为将花落TCL科技。Omdia分析师表示,在获得三星苏州8.5代线和熊猫的三条产线后,TCL的产能管理方案可能为:1、中电熊猫成都工厂几乎100%的产能将用于电视生产,并将可能通过MMG方式进行显示器面板生产。2、如果华星光电成功收购三星苏州面板厂,中电熊猫南京G8.5代面板厂的产能将100%用于生产笔记本面板。3、在中电熊猫今年年底前将所有产能转移到IPS面板生产后,华星光电计划届时将停止生产IPS显示器面板。4、另一种可能的情况是,华星光电可能会保留一定的IPS显示器面板产能,但产能较小,因为作为新进者,它可能很难与领先的IPS显示器供应商京东方和乐金显示竞争……无论华星光电的最终决定如何,也无论中电熊猫是否会被TCL收入囊中,从2021年开始,华星光电都将在G8.5配置大量产能生产IT显示面板,这必将改变IT显示面板市场的竞争态势。如果这一计划实现,华星光电将和京东方一样,成为TV面板、笔记本和显示器面板市场的供应巨头,除去目前韩国厂商占据主导的OLED面板领域,TLC科技和京东方将成为全球仅有的超级玩家。

不过,从半年报的这一通操作,两大面板龙头的战略出现明显的差异。京东方通过股权激励、回购股票等方式,充分刺激内生增长,相较而言更加稳健的资产负债表似乎也可以提供支撑;而TCL科技则开启了买买买的节奏,JOLED,中环集团,苏州三星和中电熊猫,外向并购发展的战略明显。

  免责声明: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另,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投资者若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详情访问科技快报网:http://www.citreport.com

编辑:辛雯
微信公众号
意见反馈 科技快报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