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蔚来股权曝光:高瓴清仓淡马锡减持 支付江淮汽车6亿补偿

2020-5-15 14:33 来源: 雷帝网雷建平 业界资讯

蔚来汽车昨日向美国SEC递交20-F文件,文件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蔚来一共有1,112,458,304股,其中,831,928,082股为A类普通股,132,030,222股为B类普通股,148,500,000股为C类普通股。

截至2020年3月31日,蔚来创始人李斌持有154,689,253股,拥有13.8%股权,及47%投票权;蔚来总裁秦力洪持有10,538,699股,持股不足1%。

蔚来股权曝光:高瓴清仓淡马锡减持 支付江淮汽车6亿补偿

截至2020年3月31日,蔚来股权结构

腾讯持股为12.6%,为第二大股东;拥有21.1%的投票权;Baillie Gifford & Co持股为9.1%,有4%的投票权;Temasek Holdings (Private) Limited(淡马锡)持股为1.3%,拥有0.5%的投票权;

李斌小幅减持 高瓴清仓淡马锡减持

截至2019年2月28日,蔚来一共有1,052,662,271股,其中,772,132,049股为A类普通股,132,030,222股为B类普通股,148,500,000股为C类普通股。

蔚来股权曝光:高瓴清仓淡马锡减持 支付江淮汽车6亿补偿

截至2019年2月28日,蔚来股权结构

李斌持有151,689,253股,拥有14.4%股权,及48%的投票权;秦力洪持有10,538,699股,持股1%,拥有0.4%的投票权。

腾讯持股13.3%,为第二大股东;有21.6%投票权;Baillie Gifford & Co持股为9.7%,有4.1%的投票权;高瓴资本持股为6.2%,拥有2.6%的投票权。

通过对比可发现,蔚来过去一年股本有所增加,主要是增加的A类普通股,李斌有所减持,持股下降了0.6个百分点,投票权下降1%。腾讯与Baillie Gifford & Co持股不变,但持股比例有所下降。

高瓴资本则在几个月前彻底清空了对蔚来的持股。淡马锡对蔚来进行了持续减持。淡马锡曾持股达5.4%,截至2020年1月24日,淡马锡还持有蔚来汽车1390.9万股,持股1.8%,现在持股降至了1.3%。

去年亏损112.96亿

2019年对蔚来来说,是很难熬的一年,裁员、高管离职,车辆召回,各种风波不断。

蔚来汽车2019年总营收78.249亿元(约11.240亿美元),同比增长58.0%。

蔚来股权曝光:高瓴清仓淡马锡减持 支付江淮汽车6亿补偿

但蔚来汽车2019年净亏损为112.957亿元(约16.225亿美元),同比扩大17.2%。不包括股权奖励支出(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调整后的净亏损为109.622亿元(约15.746亿美元),同比扩大22.4%。

蔚来汽车2019年营业亏损为110.792亿元(约15.914亿美元),同比扩大15.5%。不包括股权奖励支出(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调整后的营业亏损为107.457亿元(约15.435亿美元),同比扩大20.5%。

蔚来汽车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经营活动现金流分别为-45.747亿、-79.118亿和-87.217亿(约12.528亿美元)。

蔚来股权曝光:高瓴清仓淡马锡减持 支付江淮汽车6亿补偿

截至2020年3月31日,蔚来管理层架构

伴随着亏损的是公司管理层的动荡,多个高管持续离职。

其中,2019年8月,蔚来联合创始人及执行副总裁郑显聪从日常业务员上荣休,2019年10月,蔚来汽车首席财务官(CFO)谢东萤离职。

蔚来在2019年10月还进行了管理层调整,其中,沈峰晋升为执行副总裁,负责质量、采购、制造物流运营团队;周欣晋升为执行副总裁,负责产品及项目管理团队,同时负责协助CEO进行产品研发团队的协调工作;

Ganesh V·Iyer晋升执行副总裁,负责全球数字化业务发展团队,同时负责蔚来北美公司的全面管理。

沈峰、周欣、及Ganesh V·Iyer均直接向李斌汇报。黄晨东晋升为高级副总裁,负责电动力工程团队,向李斌汇报;钟万里晋升为高级副总裁,负责采购团队,向沈峰汇报。纪华强晋升为副总裁,负责制造物流运营团队,向沈峰汇报。Roger MALKUSSON从现有职务上荣休。而黄晨东在2020年4月离职。

蔚来股权曝光:高瓴清仓淡马锡减持 支付江淮汽车6亿补偿

李斌曾在2020年3月说,蔚来在2019年做了大量组织优化和业务调整的工作,人员总数从2019年年初的近1万人,减少到目前不到7000人。

“2019年第四季度由于一次性调整产生的费用等原因,蔚来的亏损相对于第三季度出现上升。这些调整基本完成,为2020年的经营效率提升打下基础。”

支付江淮汽车6亿补偿

蔚来汽车已与江淮汽车就生产ES8达成协议,为期五年。2019年4月和2020年3月,蔚来汽车分别与江淮签订ES6和EC6制造合作协议。

蔚来汽车承诺,在2018年4月10日开始生产后的头36个月内,如果合肥制造厂发生任何运营损失,蔚来将承担江淮汽车的运营损失。

截至2019年12月31日,蔚来已向江淮汽车公司支付6.044亿元,费用包括:2018年和2019年共计支付的3.331亿元亏损补偿费,以及2.713亿元人民币制造加工费。

蔚来股权曝光:高瓴清仓淡马锡减持 支付江淮汽车6亿补偿

蔚来汽车的资金链在2019年出现了非常紧张的局面,截至2019年12月31日,蔚来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8.6亿元(约1.23亿美元),上年同期为31.33亿元。受限制现金为8251万元,上年同期为5701万元。

而蔚来汽车2019年第四季度净亏损为28.646亿元(约合4.115亿美元),环比增长13.6%,同比下滑18.2%。

蔚来汽车2019年不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净亏损为28.134亿元(约4.041亿美元),环比增长14.8%,同比下滑16.3%。

积极自救 抱上合肥大腿缓解生存危机

因此,蔚来在2020年初进行了积极自救,其中,在2月初至3月初,宣布以非公开发行的方式向多家无关联关系的亚洲投资基金发行共计4.35亿美元的可转债,支持公司日常运营和发展。

2020年4月29日,蔚来宣布与合肥市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国投招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及安徽省高新技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等战略投资者签署关于投资蔚来中国的最终协议。

根据投资协议,战略投资者将向蔚来中国投资70亿元。

蔚来将向蔚来中国的法律主体蔚来(安徽)控股有限公司注入中国范围内包括整车研发、供应链与制造、销售与服务、能源服务等核心业务与相关资产。

以上业务与资产根据2020年4月21日前30个公开交易日蔚来市值平均值的85%估值177.7亿元。

此外,蔚来将向蔚来中国投资42.6亿元。交易完成后,蔚来将持有蔚来中国75.9%的控股股份,战略投资者将合计持有24.1%的股份。

蔚来曾经与北京亦庄和浙江都洽谈过合作,最终还是抱上了合肥的大腿。截至今日,蔚来市值为36.89亿美元,在一段时间内缓解了生存危机。

  免责声明: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另,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投资者若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详情访问科技快报网:http://www.citreport.com

编辑:科技快报网
微信公众号
意见反馈 科技快报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