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亚马逊仓库惊曝最大规模疫情 感染病例或超过100人

2020-5-20 10:18 来源: 腾讯科技 电商资讯

腾讯科技讯 5月20日,据外媒报道,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亚马逊开始为无数人提供必需品和其他服务。在此过程中,大量亚马逊员工也被感染。位于宾夕法尼亚州东北部的仓库据说爆发了亚马逊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新冠疫情,当地立法者认为有100多名员工感染,比亚马逊任何其他仓库的确诊病例都多。

今年3月27日,当特蕾莎·凯利(Therese Kelly)到达亚马逊位于宾夕法尼亚州东北部波科诺山脉山麓的仓库值班时,发现她的同事们正聚集在这个空旷的空间里。他们正在等待公司发布公告,这在被称为AVP1的建筑中极为罕见。通过扩音器,当地经理告诉了他们之前担心的事情:该仓库首次有员工新型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

许多工人缩短了轮班时间回家,但现年63岁的凯利却要开始工作了。她是亚马逊数十万名仓库员工中的一员,他们要处理来自数以百万计被隔离在家中的美国人激增的在线订单。然而此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这家仓库成为亚马逊新冠疫情爆发规模最大的设施。AVP1中感染病毒的员工人数超过亚马逊在美国500家其他设施中的任何一家。

当地立法者认为,已有100多名亚马逊员工感染了新冠病毒,但具体数字不详。起初,亚马逊向所有员工通报每个新感染病例。但当感染人数达到60人时,公告不再给出具体数字。在亚马逊其他仓库,也采取了类似的模糊数字策略。最好的估计是,亚马逊40万蓝领工人中有900多人被感染。但是这个由亚马逊员工贾纳·贾普(Jana Jumpp)统计的数字,几乎可以肯定低估了病毒在亚马逊员工中的传播水平。

亚马逊在许多美国公司之前近距离目睹了这场疫情的肆虐。2月初,该公司对其全球供应链感到担忧,并咨询了一位传染病专家。总部设在西雅图的亚马逊是疫情爆发的早期中心,该公司告诉那里的5万名员工从3月5日开始在家工作。

大约在那个时候,亚马逊迎来了在线订单激增的冲击,这是它从未经历过的意外激增。该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称这是“我们所面临的最艰难时期”。该公司向员工支付了额外的工资,以便让他们继续工作,并宣布将再招聘17.5万人来完成订单。贝索斯告诉投资者,今年第二季度加薪、安全措施和测试工作的成本将超过40亿美元。

尽管如此,卫生纸和拼图游戏几乎从亚马逊网站上消失了,作为Prime会员的1亿美国家庭看着亚马逊苦苦挣扎。从那以后,在履行当日达和次日达送货承诺和确保员工安全之间找到平衡始终是该公司面临的最大挑战。

凯利在黑兹尔镇(Hazle Township)工作的仓库占地超过55700平方米,从中国和世界其他地方运来的产品被从卡车上取下,分成更小的包裹,用卡车运到亚马逊的其他设施,然后再被送到购物者手中。亚马逊仓库从3月中旬开始采取安全措施,但它们的引入并不严格。3月17日,当一个监督安全规程的团队穿着绿色衣服在圣帕特里克节拍照时,其成员仍紧挨着站在一起,没有保持安全社交距离。凯利说,在一条主要人行道上,黄色的带子标出了1.8米的安全距离,但许多人却更紧密地在协作,“就像以前那样”。

4月1日,在仓库工作了9年的凯利注意到,挂在一根杆子上的4个洗手液泵已经空空如也。当天晚些时候,她感到喉咙发痒,很早就下班了。几天后,她的病毒检测呈阳性。

负责亚马逊全球运营业务的戴夫·克拉克(Dave Clark)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为我们的团队推出广泛的保护措施时,我们比大多数公司都早,我们每天都在适应,以做出改进。”他指出,黑兹尔镇仓库位于社区感染率较高的地区,并称他不认为员工在工作时感染了病毒。克拉克说:“我们相信我们的努力正在奏效。”

但工人和当地领导人很早就开始担心亚马逊做得不够。该公司在2月份开始咨询哥伦比亚大学传染病专家伊恩·利普金博士(Ian Lipkin),他建议亚马逊引入发烧、保持社交距离和其他筛查和预防措施。利普金博士说,“他们希望尽其所能保持在科学领域的领先地位。”

尽管如此,根据对六名工人、地方领导人和民选官员的采访,有些标准的安全建议在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没有成为AVP1的常见做法。其中一些人要求不具名,因为他们担心遭到报复。

直到4月份的第一周,也就是西雅图的白领工人被要求回家工作大约一个月后,黑兹尔镇的亚马逊仓库才开始进行发烧检查。口罩可以提供给那些要求佩戴口罩的人,但这还不是硬性要求。休息室的桌子被拉开更大距离,但随着呆在家里的员工返回工作岗位,餐厅变得拥挤起来。在员工抱怨后,亚马逊在4月21日增加了额外的休息时间。在社交媒体帖子和采访中,亚马逊员工认为仓库应该暂时关闭,进行深度清理消毒。

到3月底,宾夕法尼亚州众议员塔拉·图希尔(Tarah Toohil)收到了亚马逊员工的来信。图希尔是一名共和党人,亚马逊的仓库就在她的选区内。此外,一名亚马逊员工的亲戚打电话说,亚马逊的清洁工前一天没有上班。两天后,一名合同工的母亲告诉她说,仓库采取的预防措施还不够。这名女子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现在那里大约有9个确诊病例,但还在运行。”

亚马逊不断提醒员工注意新的感染。4月4日增加4例,4月6日增加9例,4月8日增加8例。当天,一名员工向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OSHA)投诉,称“我们没有自己带消毒剂”,等待新冠病毒检测结果的员工还在上班。这位员工写道:“作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公司之一,亚马逊有能力在停业的几天内继续支付员工工资。”OSHA要求雇主在疫情爆发期间自行调查,在亚马逊提供其采取的努力的文件后结束了投诉。

由于邻近的黑兹尔顿(Hazleton)位于两个州际公路的交叉口,成为病毒爆发的热点,该地区的大雇主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关闭压力。在几天内,超过1500人在Change.org请愿书上签名,呼吁亚马逊关闭AVP1。请愿书说,在该设施保持安全社交距离几乎是不可能的。

当地国会议员、民主党人马特·卡特赖特(Matt Cartwright)举行了一场在线新闻发布会,宣布他已要求OSHA调查该地区的三个大雇主,因为他听说了难以保持安全距离和缺乏防护装备的问题。他后来证实其中一家雇主是亚马逊。图希尔也呼吁包括亚马逊在内的大型工业雇主关闭,并继续支付员工工资。

当与亚马逊位于同一工业园的Cargill肉类加工厂关闭时,后者当时正承受着巨大压力,它承诺支付900名工人两周的工资,超过100人的病毒检测呈阳性。该地区食品和商业工人联合会负责人温德尔·杨四世(Wendell Young IV)说:“我相信此举实际上拯救了生命,任何与该家工厂相关的病毒传播都会立即停止。”

4月10日,亚马逊宣布了11起新增确诊病例。4月13日又有4人新感染,4月15日新增11个新感染。在那之后,亚马逊在没有具体的消息公布,只是宣布有更多人感染。在仓库的白板上,几名员工问经理为什么不再分享感染人数的信息。他们被告知,这没有什么不同,公司不想让员工感到害怕。

在4月11日黑暗的清晨,一家虫害防治公司的卡车驶入了亚马逊仓库的停车场。身穿防护服、戴着呼吸器的小组在员工轮班期间在大楼里喷洒消毒剂。还有其他安全方面的改进。曾经需要两个人移动的10个空托盘,现在变成每次每人移动5个。经理们告诉工人们可以滑动重物,而不是和另一个人抬起它们。所有人都需要戴口罩。

尽管如此,到4月下旬,有些地方可能仍然显得过于拥挤,让员工们感到不安全。一名工作人员告诉Facebook群组中的同事,除了靠近装卸码头的繁忙区域外,到处都有保持安全社交距离的要求,这一点被称为排队结束(End Of Line)。另一位员工写道,她看到25个人面对面地工作,抓起产品准备发货。她在Facebook上写道:“如果有人会被感染,那就是从今晚开始。”她后来说,她已经告诉了一名经理,这名经理让人们保持距离。

自从凯利4月下旬重返工作岗位以来,她经常轮班工作近11个小时。除了亚马逊支付给感染新冠病毒的员工两周工资外,凯莉还会加班来弥补请假的时间。她说,她很高兴看到有些工作站在她不在的时候被移走了,因为它们离得太近了。有些工人被雇来只是为了重新装满所有的消毒剂瓶子,不过这似乎已经为时已晚。(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免责声明: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另,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投资者若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详情访问科技快报网:http://www.citreport.com

编辑:科技快报网
微信公众号
意见反馈 科技快报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