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上半年,我们投资开了天窗

2020-5-20 12:59 来源: 微信公众号:投资界王菲 业界资讯

陈力是北京一家VC机构的创始合伙人,从去年下半年就开始琢磨干点别的了。“做了点FA业务,小基金没办法,先活着,硬挺。”

要珍惜现在还能出手的机会。”陈力坦言,今年公司还没开始投新的项目,也没有招人的打算。他预测,今年前三季度可能不少投资机构都会处于“半休克”状态,等到年底再赶紧投一两个项目交差。

1.jpg

投资人的钱也很紧。”北京的创业者王成告诉投资界。王成的公司是一家人工智能教学领域的创业企业,从2019年开始,该公司准备天使轮融资,这也是其创立之后的首轮股权融资。

接触了近50家投资机构之后,王成感觉到融资难度超出自己预料。“他们直说没有太多的投资预算,有些机构砍价砍得也比较狠,估值对半砍,从6000万直接砍到3000万。”王成说,他们目前的现金流还可以撑一段时间,但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猝不及防,2020年已经临近年中,虽然创投行业依旧忙碌,但很多尴尬的事情也正慢慢浮现——募资迟迟没有实质性进展,投资还没有开张,这是很多中小机构眼下的真实生存境况

回想一下,今年市场中基本上看不到新的VC面孔,反而是投资经理转行卖保险、做烘培的消息满天飞。曾经执掌深创投的阚治东感叹,这几年这个行业正在萎缩,已经看不到前二十年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现在创投行业整体是down的”

募资彻底进入地狱模式

春江水暖,先看募资。

“现在创投行业是down(往下走)的。”钱富是一位互联网消费领域的投资人,“身边有的投资人朋友想出来创业,但考虑到现在的募资形势,还是决定缓一缓。”他安慰自己,可能过一两年会好起来。

受全球新冠疫情以及宏观经济环境影响,中国VC市场募投退活跃度均创下2017年以来新低记录。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VC机构共新募集80支可投资于中国大陆的基金,数量同比下降51.2%;新增资本量为267.99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50.9%;平均募资规模为3.35亿元人民币。

如果说以前人民币基金的募资市场是“困难模式”,那么2020年则彻底进入“地狱模式”。

清科统计,一季度中国股权投资市场新募基金总金额为2071.58亿元,同比下降19.8%,新募基金数量428支,同比下降30.9%,平均募资规模同比上升16%,创下2017年以来的最低纪录。

年初以来,LP临时撤资的事情已经不是少数案例。一位天使引导基金合伙人曾在接受投资界采访时透露,复工后其对一些正在组建的基金进行了排摸,发现个别民营LP出现了比较大的变化,已经认缴的因为现金流紧张有可能不再出资。

地主家也开始没有余粮了——眼下,LP也面临困难,就连政府引导基金也不例外。“募资方面,政府引导基金需要财政更多支持。有些子基金则因为LP出资不到位,无法成立。在投资上,我们的节奏有所放缓,以保证政府资金的投资效率。”深圳一位政府引导基金投资人士表示。

因为募资失败,第一批基金已经悄悄倒下。3月10日,广州弘亚数控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一则《关于终止参与暨解散产业投资基金的公告》,公司拟出资3000万元人民币作为有限合伙人与多家知名VC/PE机构共同出资设立的一只产业基金,正式宣告解散。

这被认为是自疫情以来第一家公开倒下的基金,此后,华联控股、华西能源、迪威迅、华软科技等多家上市公司也宣布终止旗下产业基金和并购基金的设立。

弹药不足,成了悬在中小投资机构头上的一把剑。

VC的钱都很紧

“我们上半年投资开了天窗”

创投行业的收缩,正从资金端传导到项目端。在投资人奔波募资的同时,创业者也在苦苦寻求融资。

作为一名连续创业者,王成此前创业的一个项目目前正在进行C轮融资,估值近8亿。如今,他正在做的这个早期项目估值大概在6000万,融资的过程已经让他感到十分吃力。“我们天使轮计划融资800万,今年大概接触了十几家投资机构,都谈的不太好。”

一方面,他感受到很多中小VC普遍缺钱,“投资人的钱也很紧”。另一方面,“投资机构更加看好在线教育这类更能快速增长的行业,也更看重数据,而不是像之前更多的看团队和想法”。

在漫长的创业生涯中,他跟数百家投资机构打过交道,可以说,创投圈各种融资奇葩经历王成都曾遭遇过。“有家业内非常知名的投资机构曾经投了我上一个创业项目,但是后来老板玩股权质押爆雷之后跑路了。原本协议投资1亿左右,最后只到账了2000万。”

用他的话说就是,“创业企业C轮融资之前的坑我都踩过了”。在当前的形势下,王成并没有表现出融资的焦虑,他已经做好了打一年融资持久战的准备。

王成的融资经历也间接反映出一个行业的普遍现状——由于没有足够子弹,投资机构出手越来越谨慎了。清科研究统计,投资市场方面,一季度中国股权投资市场投资总额1103.67亿元,同比下滑38.4%,投资案例数1357起,同比下滑37.1%。

一批中小VC上半年已经开了天窗。陈力说,他们今年一个项目还没有投。“早期基本看不到太好的项目了,现在只能往后看看。”

易凯资本创始人王冉在2月初曾给了一个悲观预测:如果疫情防控非常不顺利的话,那影响的就不只是上半年而是全年了,一些投资机构全年开天窗也是很有可能的。

目前来看,投资端方面,疫情带来的影响还没有充分显现。一季度的部分项目能顺利推进是由于机构在年前就考察完成,这些项目受到疫情影响较小,而那些尽职调查、洽谈条款、签约执行等必要环节受到影响的项目会延续在下一个季度显现出来。

“这个行业正在萎缩”

这两年,很多同行已经悄悄消失

对于中国的创投行业而言,更一轮残酷的洗牌正在进行中。

自2018年资管新规之后,中国创投行业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年,在很多投资人看来,2018年的洗牌力度是中国创投史上有史以来最大的

这里有一组数据可以佐证: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前十几年一路上扬,但到2018年出现大幅度回落和下滑。2017年投资机构的募资金额1.7万亿;2018年,这个数字是1.3万亿;到了2019年,又下跌到了1.24万亿。

不过今天再回看,这个想法可能有点乐观。对于一些在上一年度募资并不顺利中小机构,弹药已然不足,而疫情的爆发无疑是雪上加霜。此背景下,机构的洗牌和分化现象将进一步加剧。

“融资渠道不畅,会根本上影响这个行业的发展。目前,如果说我们的行业还在持续发展,我不太相信,实际上我觉得这几年这个行业正在萎缩,已经看不到前二十年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现在大家都是萎靡不振,好多大的创投机构甚至也是官司缠身,疲惫不堪。”曾经执掌深创投、目睹中国创投20年发展历史的阚治东在接受证券时报采访时如是说。

可以预见的是,很多同行将悄悄消失。清科研究中心统计,2020年第一季度私募股权和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新登记主体160家,2019年以来注销管理人737家。2019年私募基金管理人新登记主体数量明显下降,注销数量占新增登记数量七成。

创投圈的一九效应正渐渐显现。那些投资能力差、找不到好项目、面临募资危机的投资机构,最终会在严峻的市场环境下被淘汰,留下来的都是真正有实力的玩家。

也只有留下来,才能守到创投的春天。上个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总体实施方案》,千呼万唤的创业板注册制即将登场。

这是VC/PE圈2020年至今最令人振奋的消息。回想2009年创业板横空出世,退出无门的中国本土创投终于迎来了爆发式的收获。如今创业板注册制登场,无疑给中国创投行业注入无限生机。

“成立五六年的基金,都在着急谋划退出的事情。”一位亲历过去10年创投浮沉的投资人感慨,要是再没有一些好消息,感觉大家都没信心干下去了。

(文中王成、陈力、钱富为化名)

  免责声明: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另,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投资者若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详情访问科技快报网:http://www.citreport.com

编辑:科技君
微信公众号
意见反馈 科技快报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