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科技快报网 首页 科技快报 快报 查看内容

高考最“荒谬”作弊,到底是谁的错?

2021-06-09 19:45:06 来源: 企查查

6月7日,高考第一天,有网友爆料称,在下午的数学考场上有考生疑似将2021年全国新高考一卷数学卷拍照上传至某搜题软件上,被该软件工作人员发现后截图举报。 高考最“荒谬”作弊,到底是谁的错?
网传截图显示,上传的数学试卷截图左上角出现了考生名字吴某某与座位号24。上方显示时间为2021年6月7日15时46分,此时离高考数学结束时间还有1小时14分。
6月8日10时许,湖北省教育考试院高等教育考试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已经连夜处理该事件,目前已对涉事学生的作弊行为进行了认定,学生也已经承认了自己的作弊行为,现在正在做后续的处理。
一纸通告,也让此前盛传的各种版本悉数作废。没有阴谋论、没有剧本,监考人员的疏于职守,催生出这起荒诞的闹剧。 高考最“荒谬”作弊,到底是谁的错?
也让神圣的高考蒙上了阴影。 
先不论这名考生是如何突破层层“天罗地网”,堂而皇之地将手机带进考场。费尽心思却将题目发布在搜集软件上寻求解答,这其中的脑回路,不得不让人啧啧称奇。
有人说,高考是寒门子弟摆脱阶级桎梏最为公平的一条道路。虽不像战争般尸横遍野,却也颇有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残酷。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这一句宋诗,清晰地描绘了出身地下的农家二郎通过科举考试高中而改变命运的场景。然而,同是十年寒窗,有人最终在独木桥摔了个粉身碎骨,有人春风得意金榜题名。
对于部分家庭而言,高考代表了一个家庭的希望。长辈们的亲切期盼,会让他们孩子们无法面对失利所带来的负面效应。
诸多看上去荒诞异常的照片,透露着望子成龙的辛酸。有人烧香,有人拜佛,庙里办起了法会,树上挂起了红布条。考生、家长带着宗教般的虔诚,祈愿以这些方式为这场“独木桥”之战增添胜利的希望,得到一张满意的成绩单。
曾有一名记者记录下了这样一幕:“在江苏某高中,考生家长提前看考场,一位父亲来到自己女儿的考桌前,点燃了三根香,下跪对着考桌磕了三个头,待香燃尽,凝视良久,仔细打扫后离开。”
任何一名考生,你不知道他背后所承担的压力有多大。重压之下,心智成熟的成年人也难免会做出反常之举,遑论这些涉世未深的孩子。
今年早些时候,公安部曾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护航高考相关情况。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副局长李彤介绍,公安部门严厉打击涉考犯罪,2021年以来,全国已侦破涉考刑事案件28起,抓获犯罪嫌疑人275名。这个数字令人感到担忧。
2003年的夏天,全国高三学生都在做着最后的冲刺和调整,四川省南充市的杨博也是其中之一。在最近的几次模拟考试中,杨博的数学成绩一直不理想,为此他十分焦虑。
出生在一个农村家庭的他,父母都是农民,辛苦劳作挣钱供他读书,他身上承载了一家人的希望。无法接受自己失败,杨博心中渐渐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决定去偷高考试卷。
6月4日晚,杨博带着工具钳剪开了教育部的铁丝网溜进了保直接偷走了一份数学试卷。用仅剩的两天把试卷从头到尾做了一遍,不会的题也查找资料全部解决,然后把试卷烧掉后冲进了厕所。
杨博走进了考场后,却在试卷发下来后大跌眼镜,这完全不是他将答案烂熟于心的那套卷子。原来,高考试卷的封存每天都要经过核查,于是在6月5号一大早教育部就发现少了一套数学试卷,马上上报国家,最后决定启用备用卷。 高考最“荒谬”作弊,到底是谁的错?
国家教育局得知此事后,马上联系公安机关展开侦查。经过对现场脚印和指纹的勘查,最后他们将目标锁定在18岁的杨博身上,直到此时杨博才知道自己犯下了多大的错,而7年的残酷牢狱之灾,也让他对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有人说,杨博只是将所有人都想的事情付诸实际。倘若未能抓住真凶,那么未来还会有千千万万个杨博。
诚然,高考是检验个人才学较为公平的选拨模式,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无法否认的是,一些孩子甚至家庭眼里,分数就代表了一切。大人们“考试进步就给你买”的诺言,伴随了很多人的童年。
去年7月8号上午,在高考考场上,文综和理综考试结束前的10分钟,河南某考生突然起身,接连撕毁身后和右后方两位考生的答题卡。殊不知,连同这些纸片一起被撕碎的,还有她的人生。
这些孩子们的崩溃,往往只在一瞬间。
据WTO 统计,在中国,中、小学生心理障碍患病率大约为为20-30%,在中学生中出现过自杀意念的,高达30-40%。大学生中,心理问题同样突出,大约16-25.4%的大学生存在各种类型的心理障碍,以焦虑不安、恐怖、神经衰弱、强迫症状和抑郁情绪为主。
试想一下,如果能够更加关注孩子们的心理健康、法治教育,这些知法犯法、愚昧无知的行为,会不会大幅降低呢?
人类是由感情支配的动物。根据价值的正负变化方向的不同,情感可分为正向情感与负向情感。正向情感是人对正向价值的增加或负向价值的减少所产生的情感,负向情感则反之。
在大多数情况下,如果负向情感累计到一定程度,就会诱发过激的行为。考试失败是几乎每一个人都会经历的,如果师长并未引导其从失败中寻找错误原因,很容易被一次失败打垮,从此背负重大压力。
企查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共有45.4万家教育培训相关企业。其中,2020年相关企业一共新注册8.25万家,同比增长8%。从每一年的增长数量来看,除了2018年之外,近十年均保持着上涨的势头。仅高考填报志愿相关企业,就有1529家之多。2020年新注册企业558家,同比增长77.1%。 高考最“荒谬”作弊,到底是谁的错?
供给需求决定市场,在家长们越来越疯狂的需求下,似乎除了成绩,其他什么都不重要了。
而与之相对应的,目前我国共有心理咨询相关企业不足10万家。截止2020年前三季度,共新注册1.5万家心理咨询相关企业,其中第三季度新注册近5000家,环比下降20%。值得一提的是,这其中的大部分都集中在一线及新一线城市。 高考最“荒谬”作弊,到底是谁的错?
谁都上过辅导课,有多少人上过心理辅导课呢?用他们的话说,高考又不考心理学。
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心理医生李锐对企查查研究员表示,中学生处于青春期发育的重要阶段。如果他们的心理得不到健康的教育,可能会被误导。在塑造人格、世界观的关键阶段,如果一直被家长灌输某种思想,极易造成性格的缺失。
随着科技的进步,高考作弊与反作弊手段只会更加令人咂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斗智斗勇,也远远不会是最后一次。亡羊补牢的代价太过昂贵,何不未雨绸缪,让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在根源上得到重视。
高考是为了人生的“明天”,但明天是晴天还是雨天,高考说了不算。

  免责声明: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另,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投资者若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投稿邮箱:citreport#qq.com。详情访问科技快报网:https://www.citreport.com

发布者:张晴

相关阅读

微信公众号
意见反馈 科技快报网微信公众号